传媒

故事连载:我一生的劫难之《绑票》/史清根

字号+ 作者:国际时报 来源:未知 2020-10-10 22:15 我要评论( )

编者按:《我的一生劫难》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国学大师史清根先生把他父亲讲述他曾经遭受的一生劫难,如实的记录下来,是纪念、是缅怀,更是要我们的后代记住那段刻骨铭

编者按:《我的一生劫难》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国学大师史清根先生把他父亲讲述他曾经遭受的一生劫难,如实的记录下来,是纪念、是缅怀,更是要我们的后代记住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如今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但不能好了疮疤忘了疼!
 
国学大师史清根在沉思(资料图)

绑  票  
(1)
         民国末年,在那个饥荒年代,做梦也没有想到,我这个曾经被乡里乡亲公认的老实巴交的农民,在哥哥被抓壮丁不到一年,一夜间我这个十几岁的孩子会成为太行山土匪老驴头的肉票。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我们家在十里八村算不上大户人家,但是好赖有几十亩地,勉强能够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我们家一家老小15口人,也算得上一个大家庭了。我父亲弟兄两个,几十年遵守祖训一辈子没有分家。在一个大家庭里,我母亲是一家之主,无论生活、劳动,大家齐心协力,其乐融融,一家人从来没有红过脸。

      我们兄妹8人,我有五个姐姐,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我的父亲和我大伯都是精神病患者,具体是怎么得的病,母亲不讲,别人也不敢问,一直以来就是一个迷困扰着我们兄妹几个。

一九四五年是中国老百姓生活最苦的一年,天灾人祸,哀鸿遍地,民不聊生,饿死人的现象经常发生。好在我们这个家有舅舅(光绪年间的秀才,七品知县,家里条件好)家给罩着还算不错,生活勉强活得下去。
       可是, 就在这一年,我们家接二连三的出事。首先,刚过年,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本村伪保长带着几个当兵的,闯到我家,说是我大哥被抽丁(就是说该当兵)了,强迫我母亲签字画押,一听这话,我母亲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可是天塌的大事,一时间,全家没了主张。
          那年,大哥才刚刚十九岁,从下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有文化,办事稳重,虽然身体虚弱,但是身为长子,母亲还是把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希望他能够快快长大,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这不刚刚看到了一线希望,随着时局变化,一切希望都将化为泡影。

          老母亲求奶奶告爷爷,想保下儿子躲过这一劫。世事炎凉,村里的头面人物都在看笑话,没有人愿意出面去给说情。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母亲含着眼泪还是忍痛割爱,不得不卖掉最好的六亩水浇地,筹措钱财赎人。通过中间人好不容易上下使钱在临村找到了一个穷人家的孩子顶替我大哥,说好,让他家的孩子给顶替我大哥当兵,我们家出三石粮食作为交换。本来是铁定的事,不知道什么缘故,在一个月黑风大的晚上,保长带着人硬是把我大哥给抓走了。

我舅舅听说了此事,忿忿不平,找到保长讨说法,可是在哪个兵荒马乱的年月,保长背后又有人给他撑腰,哪有我们穷人说的话,气的舅舅大病一场。
         那时候我就好想让他老人家带兵来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坏蛋保长,后来我才知道,我舅舅因为给八路军捐枪,被别人告发,私自放弃官职自保赋闲在家已经好长时间了。
         为这事我母亲哭的很伤心,整天茶饭不思,人瘦得脱了层皮。精神也有点恍惚。他们是商量好的,给钱不要,就是要我大哥当壮丁,我们是哭天无泪,一点办法也没有。
        要知道在哪个年月,家里的男丁是多么的重要,我们全家15口人,我老父亲弟兄两个(具体怎么疯癫的没有人知道,据说是和李小孩儿的杂牌军强拆我们家的寨门有关,还有一种说法是我父亲在战场上厮杀受到了惊吓)都疯疯癫癫的不支事。我们家兄妹8个孩子,我有五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9岁的弟弟,那年我14岁,兄弟姐妹中只有大哥跟舅舅在禹州任上读了几年书,剩下的我们几个都是睁眼瞎。哥哥被抓走后,家真是天塌了。母亲整天的对着墙抹眼泪。我伯母只有三个女孩儿,哥哥是过继给她的,当时我嫂子都已经过门了,两个老人是一个比一个着急。

       在那个时候,我们家因为土地多,在十里八村还是有点小名气的,虽然过得穷,但是,家有100多亩土地,有戒备森严的高墻大院,说起来蛮有地方绅士的派头。我们家大院占地十二亩,两米高的寨墻,寨子三面临水,正门朝北,有前门和二门,寨门坚固,寨门上有碉楼,寨子里有阴阳两座炮楼(防匪用的),主楼砖木结构,三层,每层都有土枪。土楼两层,下面有地下通道(地道),当发展意外情况,两座炮楼可以随时呼应,那个时候,我们家是要人有人,要枪有枪,按说,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人敢轻易招惹。
        再后来,家里的男人接二连三出事,特别是国民党四十军在县城驻扎后,整天骚扰老百姓,不是派捐就是抓人,闹的乡村鸡犬不宁。一般老百姓吃不消就一走了之,可我们家不行呀,那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于是我们家就成了唐僧肉。没办法,我母亲只好一而再再而三的买地保平安。虽然那时候我还小,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家里所有农活我都学会做了,犁、楼、锄、耙,收麦子放磙,样样拿得起放得下。有时候,晚上还要去地里看庄家。
         14岁,我个头小,还是个孩子,可是自从哥哥走后,这么个大家的一切农活就托付给了我,有时候忙了找个帮工,好在我舅舅家很殷实,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粮食、农具)。后来,我又在舅舅家跟师傅学会了打拳、打枪,尽管是三脚猫的功夫,有时也挺管用的。舅舅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孩子呀!你们这个家就托付给你了。

        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了自己身上的担子很重,妈妈是个好人,除了要照顾好自己的这个即将破碎的家,还收留了三个没有爹娘的穷孩子和一个一辈子没有讨上老婆的本家兄弟(老兵油子,好吃懒做,还喜欢吸两口),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我们家少趋平静的时候,我被土匪绑了肉票,当时我就想,这里面一定是有人使了坏。事情一出来,一下子成了远近十里八村爆炸性新闻,说:这次有好看了,是刘学贞的亲外甥给绑了!有看笑话的(觉得这次肯定会倾家荡产的),有替我们家担心的,亲戚朋友都来了,商量对策。至此这次我们家是真的摊上大事了。(待续)

       国学大师史清根简介:
 
       史清根,自谓白云山人,人称白云先生,1956年生,祖籍河南省新乡市卫辉,国际易经学院顾问,客座教授,新乡市国学学会顾问,北京创意养生协会会员,人民艺术家协会会员,太极书法评论员,国学教授。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故事連載:我一生的劫難之《绑匪老驴头》/史清根

    故事連載:我一生的劫難之《绑匪老驴头》/史清根

    2020-10-10 22:46

  • “角书”书体创研人傅少卿先生的创新人生

    “角书”书体创研人傅少卿先生的创新人生

    2020-07-28 00:46

  • 女老师收地理情书 网友扎心:文科生的浪漫 让人看不懂

    女老师收地理情书 网友扎心:文科生的浪漫 让人看不懂

    2019-12-27 14:47

  • 80后传媒女生的痛苦经历一年半没有找工作

    80后传媒女生的痛苦经历一年半没有找工作

    2018-12-08 20:07

网友点评